Destrudo

         在梦里,所有人的面容与性格都混杂在一起,像是一种虚幻无序的改良,只有他还是他。 ​​​

        有个人被电车碾过,断了一条腿。他被扶到一座房子旁,靠墙而坐,等救护车到来。围观者无耻地看着他,他于是忍不住从袋里取出一方手帕,盖在那条断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群叛军即将被枪决。他们在医院墙脚的水洼中等待。秋天,他们听命脱去了制服外套和靴子。其中一人穿着破袜子在泥洼中走了很久,只为找到一块干燥的地方,放下他马上就再也用不着的外套和靴子。

        他所永远办不成的,仅仅是,像社会的舒适感所要求的那样,全力以赴地去爱它们;很久以来,一丝儿反感便一直笼罩着他所做所经历的事,一种无能为力和孤独的征兆,一种普遍的反感,对这种反感他无法找到与之相反相成的好感。